震驚全國的復旦投毒案將於今日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受害人黃洋父母不接受犯罪嫌疑人林某父親的道歉,堅持要求“殺人償命”。昨日一大早,黃洋爸爸黃國強、媽媽楊國華從自貢市榮縣出發,帶著黃洋生前最愛吃的麻辣兔遠赴上海,等待法院判決。
  “我有事,不能親自到庭旁聽。請代我向黃洋的父母表示問候。”昨日,成都商報獨家對話案發後發去“神秘短信”的黃洋室友葛某,他表示自己已經工作了,暫時沒有受到困擾。
  成都商報記者 羅敏 上海攝影報道
  “復旦投毒案”最終得以成功告破,室友葛某向受害人黃洋的師兄發出神秘短信起了一定作用。但這樣一個提供了案件關鍵信息的人卻在案發後幾乎淡出了人們的視線。黃洋父親黃國強告訴記者,他在事後也只是和葛某有過一次短信交流,此後再也沒有聯繫過。“可能他也有壓力,不願再面對這件事。”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致電本案關鍵人物之一葛某。葛某稱,他已經從新聞中得知了黃洋案今日宣判的消息,但是因自己有事,不能親自到庭旁聽。葛某表示,目前他已找到工作,只是很久沒有再回那間宿舍。“也回不去了。”葛某感嘆。
  掛掉電話,葛某與成都商報記者做瞭如下短信交流———
  成都商報:黃洋父母今天專程從四川自貢趕到上海,他媽媽患有比較重的疾病,但還是堅持要來。對於你能在關鍵時刻提供關鍵信息幫助破案,黃洋父母都很感激。
  葛某:請代我向黃洋的父母表示問候。11月份的開庭我去了,排隊的時候正好在黃洋家人的前面,看到他的家人非常傷心我就沒有打擾。希望二老平安。感謝貴報對我的關心。
  成都商報:你提供關鍵信息後,有沒有受到困擾?你怎麼看待這個案子?
  葛某:暫時沒有受到困擾,案件等確定之後再談吧。現在我不知道如何定性。
  成都商報:這次你會和黃洋的父母見面嗎?他們可能要在上海獃一段時間。
  葛某:如果方便的話,我和幾個同學都想探望一下他們。
  成都商報:黃洋父親說你提供關鍵信息讓林歸案後,曾有人通過微博、微信或論壇質疑你可能才是真凶。原因就是你沒有中毒,這些輿論有沒有對你造成影響和傷害?
  葛某:每個人都有表達想法的權利,我不怎麼關心他人的評論。
  關鍵人物:葛某
  一條短信
  破解案偵僵局
  一條神秘短信:註意N-二甲基亞硝胺!發短信者正是室友葛某!
  庭審回放:直到林、黃共同的室友葛某看望黃洋時,投毒案的真相才逐漸浮出水面。葛某查看了黃的病歷:肝衰竭。而林曾做過肝損傷的實驗。葛某馬上上網查到林的論文,得知N-二甲基亞硝胺可致肝衰竭。2013年4月9日晚10點,葛某趕緊給黃的師兄孫某撥打了電話。此時,林回寢室,葛某簡單寒暄了一下,就掛斷電話將毒藥的名稱發給了孫。孫找到了相關鑒定單位,寢室的水樣、黃洋的尿液等中均查出了N-二甲基亞硝胺。4月12日凌晨,林供述了作案過程。
  黃家:想過原諒 如今要求“殺人償命”
  黃媽媽帶病赴上海,做了兒子生前愛吃的麻辣兔送給黃洋同學
  想到昨天一早要出發,黃媽媽頭天晚上九點多就上床睡了,“可是翻來覆去睡不著,總在想法院的判決是個什麼樣的結果。”
  這次去上海聽一審宣判結果,只有黃洋父母。他們委托人訂了17號成都雙流飛上海虹橋的飛機,時間是上午12點15分。
  只要提起黃洋的事就止不住淚水
  凌晨7點15分,黃國強和楊國華坐上了前往雙流機場的出租車。為了照顧暈車的楊國華,成都商報記者提議讓她坐前排,但她拒絕了,堅持坐後排靠在老公身邊。
  一路上,健談的黃國強一直和成都商報記者及出租車駕駛員交流,但很少主動提及黃洋案。而身體虛弱的楊國華則幾乎沒說幾句話。黃國強說,黃洋上大學那年,妻子做了膽內管結石手術,恢復不佳患上慢性膽管炎。
  考慮到身體原因,黃家親友都曾勸阻楊國華不要前往上海。但是楊國華堅持要去,“為的就是給兒子討個公道。”經過近三個小時的車程,行至仁壽加氣站時楊國華暈車吐了,黃國強給妻子接來了熱水。昨日,黃國強不斷接到全國各地媒體打來的電話,只要聽到老公提起兒子的事,楊國華就止不住淚水長流。
  昨日黃洋生前好友兼大學同學小張專程趕來虹橋機場迎接。遠在美國念書的大學同學王某,則委托其母親前來機場接機。昨晚,黃國強夫妻和黃洋的幾個同學一起吃了晚飯。
  做了生前最愛的麻辣兔帶給同學
  這次上海的行程,黃國強和妻子並沒有考慮好。“得根據判決結果來。”黃國強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如果林某沒有被判死刑,他和妻子將抗訴到底;如果判了死刑,他會和律師討論追究復旦大學相關責任的可能性並付諸行動。“即使把房子賣了,也要給洋洋討回公道。”楊國華的態度也十分堅決。
  楊國華說,以前黃洋每年回家,不僅喜歡吃麻辣兔,回學校前還要纏著媽媽做一些,好帶回上海和同學們一起分享。臨走前兩天,黃國強專門殺了幾隻兔子,楊國華拖著病體做了黃洋生前最愛吃的麻辣兔。考慮到有些同學不能吃辣椒,楊國華還把兔子肉分成麻辣和白味兩種口味。黃國強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同學們都很喜歡。在楊國華眼裡,黃洋不在了,他的同學個個都是她孩子。
  曾想原諒但林家態度讓他們絕望
  黃洋案第一次開庭後,黃國強先後兩次收到一個來自廣東汕頭的手機號發來的短信。這個以林某父親之名聯繫的短信發送者,言必稱“黃兄”。但是,黃國強對於兩個短信均沒有回應,原因是他感覺林家並不真誠。
  “短信一再強調兩個內容:一是林某毒殺黃洋只是愚人節玩笑;二是目前林家沒有經濟賠償能力,等今後有能力了會作出補償。”黃國強說,他們自始至終沒向林家要過賠償,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殺人償命”。
  楊國華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案發之初他們沉浸在中年喪子的悲痛中時也曾想過原諒林某。“畢竟他(指林父)培養個兒子也不容易,我們都是當父母的。”但是,隨著案件的層層深入讓楊國華改變了初衷。“尤其是在第一次庭審時,林某對黃洋之死毫無愧疚之感,沒有絲毫認罪、悔罪表現,態度極其冷漠。”黃國強說,林父的兩條短信居然也稱是“愚人節玩笑”,這讓黃洋父母覺得是第二次傷害。
  林父:死也不信兒子歹毒
  今日凌晨零點左右,林某父親從廣東汕頭飛抵上海,參加一審宣判。因為擔心自己接受不了初審的結果,由兩名親友陪同林父趕赴上海,以防林父發生意外。
  “對於黃洋的不幸,我們一家深表哀痛,也對黃洋父母心懷歉意。”林某父親介紹,“在同宿舍內,他和黃洋的關係是比較好的,而且他還是學生幹部。”林父說,林某從小到大性格直爽,但是孝順聽話,從不惹事。雖然在庭審時林某承認投毒系自己所為,但作為父親,“說他故意殺死黃洋,我就是到死也不相信他會這麼歹毒。”
  林父表示,如果法院判決林某有罪,哪怕是十幾年的有期徒刑,家人也難以接受。將會根據判決結果作出適當的反應。
  黃洋父母:學校曾說給5萬幫助金
  復旦:沒掌握補償金信息
  談到復旦大學和復旦大學醫學院。楊國華說:“學校說只能給5萬元幫助金和3萬元安葬費,這讓我們不是很能接受。”黃家認為:“復旦大學負有對劇毒藥品二甲基亞硝胺保管不力之責。如果學校方面採取了負責任的保管措施,至少會減小投毒殺人的可能性。”
  黃國強表示,今日宣判的刑事判決只是一部分,他做好了民事官司打持久戰的準備。自黃洋出事後,一家人用於此項的開銷已達11萬餘元。“自己的積蓄花光了,但官司還得堅持打下去。”昨日下午,復旦大學新聞發言人方明表示,對於黃洋家人提到的復旦大學曾表示給8萬元補償金的事,方明稱其尚未掌握相關信息。  (原標題:今日不會到庭旁聽請記者代問候黃洋父母)
創作者介紹

fa20fawcy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